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崇川教育教师风采
阅读文章

给教育一串幸福的逗号

[日期:2008-12-27] 来源:南通教育  作者:邢晔 [字体: ]

    作为一个执著的前行者,陈晓冰没有时间停下来回忆。
    他的目标在远方,或者,比远方更远。 
    停留的唯一理由,是关注和思考。 
    在我看来,这位小学校长所有的关注和思考,都只是为了给孩子们一个充实而愉悦的童年。 
    在人的一生中,小学时代是极其宝贵的。然而,人生痛苦识字始,应试教育的桎梏,提前罩住了那些天真可爱的孩子,让他们踽踽前行,像一群前途疑似光明、道路实在曲折的远征者。 
    现在,陈晓冰以同行者的身份,来了。 
    除了知识、文化、情趣,陈晓冰带来的,更多的是幸福的感觉。 
    这个免费批发幸福的人,他告诉孩子们,教育是一种生长的幸福,每个时刻都藏着无数的欢乐。所以,我们要珍惜每一个时刻,就像珍惜一个幸福的人生逗号。 
    在陈晓冰的生命中,是不是也划过了无数个幸福的逗号呢?

                                     一 

    如今看去,一米七六的个子,壮实或者说微胖,响亮的话语,爽朗的笑声,一切都让人联想,这是个北方人。其实,现年34岁的陈晓冰,却是一个地道的江南人。 
    镇江句容,是他的故乡。这里,兼有水的温柔与山的灵秀,最多的,是长在山岗上和水塘边的芦竹。这种奇妙的植物,有着竹的坚强不屈,又有着芦苇的曼妙风姿。
    童年的陈晓冰,不知道自己算是胸怀竹子的风格,还是饱含芦苇的忧伤了。
    至今,他记忆最深的,还是被爷爷逼着读书和背诵。一直做校长的爷爷教他站直了做人,还让他读一些竖着写的书。从“蒹蔬苍苍,白露为霜”到“豫章故郡,洪都新府”,从唐诗宋词到红楼三国,读来叫人似懂非懂,但爷爷总是逼这个小学生读、读、读,背、背、背。在冬日的下午,少年读书郎常常斜躺在山墙下,捧着书子曰诗云平仄对仗一番,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终至无声,在暖暖的阳光下睡着了。
    在梦里,他不由得想起了烈士们。作为革命老区,这里传得最多的是革命历史故事,在他的村庄周围,或远或近地散落着知名或不知名的烈士墓。他朦胧地想,自己是不是一个落难的英雄呢?
    尽管十分、十分地无奈,但每当爷爷在人前夸他八岁前会背百首古诗,连《滕王阁序》都背得滚瓜烂熟,那份自豪与满足,总能让他忘却死记硬背的痛苦。
    也许,就从那时候起,他心里就萌生了一个信念:还是做老师好。做老师,可以不被人管,还可以管别人。
    他的初中时代,是在离家五里地的一所荒弃的五七干校度过的。毕业一年后,学校就拆并了,于是,他成为那里的“末代”毕业生。这一届,好像怕浪费似的,一下子用光了学校多年积聚下来的所有灵气,二十七个学生,就有六人考进了可以转户口的中专,只有他,一个人报考了中师。
    爷爷从教42年,最大的心愿就是他能够考上大学。结果,听说他是自己私下找老师改了已经填好的志愿,非常生气,几杯浊酒喝下去,满腹心酸浮上来。爷爷讲起了做教师如何辛苦,如何没有出息。那一夜,他看着爷爷倒出了一辈子的苦水,到最后,爷爷醉倒了,他也伏在饭桌上睡着了。
    家里出了全村第二个能够考出去,不用再种田的学生,好好地摆了几桌酒,请来亲戚与近邻,像是在过年。但那天,爷爷避开了来道贺的邻里,扛着鱼杆,坐到村口的水塘边钓起了鱼,风吹鱼线,心事沉浮……
    从农门跳到教门,到底算不算一种幸福呢?

                                          二

    在镇江师范读了三年普师后,又考进无锡师范读了两年大专,陈晓冰的学习成绩虽谈不上出类拔萃,却也一直名列前茅。他还当了几年班长,逐渐学会了怎样去处理事务、协调关系。另外,弹琴、吹笛子、练习书法……这些师范生的必备技能,他都一一学习,直至娴熟。
    最重要的,是修心。这是他最喜爱的书法艺术带来的。为了买书法碑帖,他几乎花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钱。在青春勃发、热火朝天的校园里,坚持每天临帖不断,得有水滴石穿、掌心化雪的勇气。但五年时间里,他真的让岁月变成了浓淡相宜的作品。
    尽管在学校的毕业作品征集中,他写就了长达百米的颜体楷书作品,却因为没有勇气送给老师而永远留在了自己的木箱里,但是,有心人,天不负,他给《师范教育》杂志书写的刊名,被选用了。这家教育部主管的师范教育顶级杂志,用一个小小师范生的书法为刊名,一用,就是近四年。
    实习了。他一个人包一个班,语文、数学、体育、音乐……好在有学校里练就的一身本领撑着。可一天累下来,人都快散了。白天忙得目不暇接,到了晚上,又是作业本堆里极度的孤独。在实习的日子里,他第一次体会到,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爷爷说老师如何如何辛苦,这次,他是真切地品尝到了。而这一切,都还只是开始。
    然而,带队老师的一次表扬,让他坚信自己是做教师的材料;学生的那些反应,让他看到自己的课堂充满了诱惑。下课铃响了,学生还是不肯让他离开,围着追问“鲨鱼有没有腮”。教室里一片混乱,他大声地说:“如果同学们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老师才能回答这个问题!”一下子,教室里就有序、安静下来了。坐在后面听课的带队老师欣慰地笑了,对他组织课堂的机智给予了高度的赞扬。
    如今看来不值一提的小技巧,当时着实让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辛苦的教师生涯提前开始了,出身农家孩子的自卑渐渐远去,自信开始在他的内心潜滋暗长。
    教育者的幸福,就这样苦乐参半地开始了吗? 

                                             三 

    在美丽的江南,陈晓冰收获了满身本领,又被爱情俘虏了。
    追随同学爱人,他来到了南通,进了新办的南通开发区实验小学。
    有甜蜜的爱情滋润,感觉不是一般的好。不过,背井离乡的滋味,也是很难用一句话来形容的。第一个月的工资,在给父母买了礼物之后,就只剩12元钱了。整整一个月,他天天拿4毛2分钱一袋的中萃方便面当晚饭,可就是这么吃,钱也不够,怎么办?再买包7毛钱的挂面一起煮,比吃廉价的方便面还能再省点。从那时起,他渐渐养成了不吃早饭的习惯,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了今天。令人惊异的是,他的胃至今也没出什么问题。
    生活再艰苦,工作也不能打折扣。新生的学校急需得到社会承认,他就毛遂自荐,向校长提出了开展教科课题研究的设想。他全然不顾科研时机是否成熟,自己对课题也几乎是懵然无知,竟然洋洋万言,将教育科研的意义与设想和盘托出,送到了校长面前。虽然这份报告没有被采用,但却足以传递一个信息:这位年青的教师爱思考。
    思考,让他用读书的方式来对付单身在外的孤独。12个平方的宿舍,两三个小伙子一住,立马紧凑无比。可就这样,他还在四面墙上,纵横恣肆着砺志的文字,令室友觉得眼花缭乱。
    思考,让他第一次尝到了说话的快乐。他的第一篇论文《谈青少年心理承受力》在《中国教育报》发表了,60元稿费,全部让他送给了夜排档。当然,他和同事也得到了口腹之福和一个夜晚的快乐时光。从此,他爱上了写作——这种把思考和说话美妙地结合起来的方式。他戏谑自己:写作美,美在有稿费。更美的是,日子变得越发有滋有味了。爱情无暇抚慰的时候,他还有写作。
    白天忙着教学,晚上勤于写作。不知道报刊的地址,就到图书室去摘录;没有电脑,就用复写纸来复写。那时,他的时间像一个固定的流程:上午上课、改作业,中午练书法,下午上课、到阅览室看书,晚上写论文。好多次,都是住在学校的校长看到他很晚了还不回去休息,命令他回宿舍,他才离开学校。
    文章写出来了,先是参加市里交流,再是参加论文评比,继而在年会上宣读。文章寄出去了,先是石沉大海,再是20多篇能发表一篇,继而10多篇能发表一篇了,再后来,几篇就能发表一篇,最后,是弹无虚发、编辑约稿……近年来,他先后在《教育实践与研究》、《小学语文研究》、《江苏教育研究》等报刊发表论文70多篇,主编出版教学、阅读类书籍40余册,畅销大江南北,被出版社誉为“金牌作者”。
    与不吃早饭一样,熬夜开始成为他的习惯。即使结婚后住在南通市区,他也舍不得浪费幽静的夜晚。家与学校,公交车车程18公里,两头徒步还要走上10分多钟,加上等车,每天光是来回就得近两个小时。对他来说,时间紧,就只能把夕阳当作晨曦。
    有人关心他永远灰黄的脸色,或调侃他疲倦的三眼皮,他会笑着说:虽然我睡的时间短,但睡眠质量高。工作的13个年头里,有一半时间,他是在当天完成了睡觉这份不得不履行的任务。因为当他睡下时,往往是凌晨过后。
    每天从昨天开始,这是一种怎样辛劳的幸福?

                                           四

    除了升学,陈晓冰人生的第一次竞争,是稀里糊涂地度过的。1994年8月,他追赶爱情来到了南通,可有了爱情,也得吃饭,只好去找工作。当时,这个外地小伙子,想进南通主城区根本不可能,幸好,开发区实验小学新开办,对社会公开招聘教师。于是,初出校园的他带着不算很薄的一叠自荐材料,一头扎进了应聘的人群。四轮考核,从200多人里,选用18位,他凭着在学校里炼就的内功和招式,幸运地成为18分之一。
    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他决心,一定要唱好课堂教学这首歌。
    这个为了爱情而背井离乡的人,从来不缺乏激情。在过去的年月里,他读了几千本书,对文学、教育、书法、音乐、影视、科技等诸多方面多有涉猎和思考。现在,是把各种各样的饺子从茶壶里拿出来,结合情境和顾客的口味,做成教育教学美餐的时候了。 
    2000年,南通市举行青年教师基本功比赛。谁要参加这次比赛,先得在校内通过选拔。此前的一次选拔,他试图出新,居然选择了唱一首儿歌,作为自己的才艺来展示,结果是可以想见的,他的歌还没有唱完,同事已经笑倒了一片,胜出自然无从谈起。幸好,他有着故乡芦竹的韧性,坚持投身竞争。终于,在四选一的课堂教学选拔中,他因成功执教《记金华的双龙洞》而胜出,获得了参加南通市青年教师基本功比赛的资格。
    这是一次全封闭的比赛,封闭备课、借班上课,要想脱颖而出,全靠真材实料。“腹有诗书气自华”,长期的阅读与思考,让他在课堂教学竞赛这座严酷的舞台上光芒四射、威风八面。他在执教的《奇妙的中国画》一课中,大胆地借鉴了“朗读”指导的技巧和理论,创造性地表现出了中国画的奇妙。这堂课,给见多识广的评委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一举获得了比赛的金奖。
    一石击破水中天,他的教师生涯变得越来越敞亮。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名声鹊起的他,不断对外公开教学,《陶罐和铁罐》、《草船借箭》、《清平乐·村居》……后来,一堂堂生动的课例,不仅成功展现在学校的同事面前,还展现给教育考察团、骨干培训班和全国苏教版教材培训会,从北京、西安、珠海,到南京、扬州、淮安,他一次次赢得了满堂彩。
    2003年秋天,他带着作文指导课《藏羚羊》,代表南通参加在淮安举行的江苏省首届作文教学优课展示活动。他多次请教胡道清、唐铁生、施建平、王爱华等特级老师,一遍又一遍地修改教学设计,反复斟酌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力求教学语言的准确和生动。为了打动、震撼乃至渗透学生的心灵,达到“情动辞发”、“精妙入神”的教学境界,他精挑细选图片和音乐,倾情设计制作课件,还通过互联网下载了关于藏羚羊的文字资料,为学生准备了丰富的学习素材。南通市教研员王爱华回忆:“在这节课的研究过程中,陈晓冰的细心超过了我的想象。淮安的展示课上,他沉稳中露出潇洒,大气中含着细腻,自然而不失范,应对课堂生成灵活机智,点评引导恰到好处,以致于评课专家情不自禁地夸赞他的课:教学资源的开发和利用理念新,课堂教学结构安排巧,学生自主表达成效高,并当即邀请他加入省教材培训部,到珠海、西安上示范课。当在场的听课教师再次见到他,都会立刻不由自主地喊‘藏羚羊’而忘了他的姓名。”
    教育的幸福就这样豪雨般降临。他以《藏羚羊》荣获省课堂教学一等奖后,2004年7月参加全国“创新杯”课堂教学竞赛,获得说课一等奖;2004年10月,在南通市教研室的推荐下,参加中央教科所组织的全国作文教学竞赛,再获一等奖;2005年4月,参加江苏省“和谐杯”课堂教学竞赛,又是一次封闭备课、借班上课,他不负众望,不出所料,还是一等奖的当然获得者。 
    在被评为江苏省优秀语文教师、南通市学科带头人后,今年初,他又被南通市教育局确定为“南通市第一梯队名师培养对象”,站在了青年名师的第一排!
    登堂入室,登顶夺标,作为一名教师,还有什么比这更大的幸福?

                                        五

    显然,陈晓冰有更大的幸福要去追求。
    那就是对儿童的教育。
    在他心里,儿童教育成功带来的快乐,要高于课堂教学获奖带来的荣耀。
    在调离南通开发区实验小学和南通师范第一附属小学多年之后,当年的学生和家长都还惦记着这位有着“绝活”的“陈老师”。
    学生家长李志宏回忆,“儿子几乎每天都有新闻带回来,而且主角几乎都是陈老师,更把晚饭时的‘个人演讲时间’变成了‘陈老师专场’,陈老师的长相、陈老师的笑声、陈老师是怎样发火的,无一不成为儿子的谈资。‘陈老师今天在语文课上带我们做游戏了!’‘陈老师今天给我们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逗得全班哈哈大笑!’‘陈老师今天表扬我写的作文了!’……在儿子幼小的心目中,语文课堂变成了一个奇妙的魔法世界,而陈老师就是魔法师!”
    李志宏欣喜地看着儿子的变化。不用督促也能把字写得工整;不再怕写作文了,往往一写就是好几张纸,问他有什么秘诀,他自豪地说:都是陈老师教的绝活,什么“黑洞吸入法”、“地毯式搜索法”,等等等等。特别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儿子自信心的增强,课堂发言比以前踊跃多了。每天听着儿子的“汇报”,看着儿子的点滴进步,李志宏对这位没见过面的陈老师不由得充满了好奇。以至于他在文章中还有点不耐烦,“终于开家长会了。”这个“终于”导尽了家长对陈晓冰的信赖和向往。
    后来,见过陈晓冰并听了他的发言,李志宏彻底信服了。他觉得,陈老师正是用他的爱呵护着孩子们稚嫩的心灵,搀扶着他们迈开人生的步伐。
    李志宏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陈老师调离通师一附已快有两年时间,儿子也窜到了一米七几的个头,但陈老师仍然是他心目中的偶像。作为一个家长,我为儿子成长路上能遇到这样一位导师而感到欣慰;作为一个教师,我为能有这样一位热爱教育、热爱孩子的同行而感到骄傲!”
    对于南通师范第一附属小学六(4)班的顾丽雯同学来说,“晓冰老师”并没有离开。
    她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一年前悬挂在教室黑板上方的塑料国旗已不再鲜艳。一年的时间,虽然可以陈旧一些事物,却不能减少对一个人的思念,有个词说得好:念念不忘。”
    “三年前,陈晓冰老师就从那个楼梯口大摇大摆、满面春风地走进了教室,接下来的整个学年,大伙儿每天都盼望那个楼梯口传来急促而有韵律的脚步声,因为一堂精彩纷呈的语文课开始了。”
    “大家为何如此期待?因为晓冰老师至始至终贯穿的两个词:放松、严谨。这两个词虽然意思相反,却被陈老师运用得如鱼得水,就好似陈老师的名字,名曰‘冰’,性情却总是热热烈烈的。
    顾丽雯记得,放松时,晓冰老师最爱开玩笑。那时,他刚到这个班,竟毫不遮掩地仰起头,向孩子们介绍他腮帮子上的那颗大痣,说是他的永久性标签;还常常清清嗓子,故意炫耀他那并不标准的男中音……顾丽雯记忆最深的,是他坐在课桌上,给孩子们讲述童年的故事:从自己牙缝里省出番薯皮给饥饿的小狗;偷偷钓鱼,被鱼塘主人找上门来……轻松聆听故事之余,孩子们体会到了晓冰老师贫苦中的一颗奋斗之心。 
    顾丽雯记得,“期末复习阶段,晓冰老师挥着手中的粉笔,郑重其事地说:‘复习时,我不会给大家讲笑话!’果不其然,紧凑的复习时间里,他只给了我们几个满意的笑脸。那场语文期末考试,我考出了上学以来最高的分数。”
    作为一名资深的写作者看去,顾丽雯的文笔仍然令我惊叹:“晓冰老师,我什么也没有忘记!您说您要我们记住每次板书在黑板上的位置,没错吧?您说您最爱家乡的水晶肴肉,没错吧?某天您让我们猜你有什么变化,原来是鼻子上长了颗痘,没错吧?”更让我惊叹的,是山高水长的师生感情。
    陈晓冰调离后,学校安排了教学同样认真、经验同样丰富的薛老师接受。结果,两年来,薛老师常常会听到“陈老师”三个字:“薛老师!我们陈老师用‘葵花宝典’之‘小心点逗逗’教我们怎么填标点符号的!” “薛老师!我们陈老师让我们装口吃来找一句话中的错别字的!”“薛老师!我们陈老师……”
    一口一个“陈老师”,让陈老师的好朋友薛老师嫉妒得牙痒痒的,又佩服得心热热的。
    最后,需要交代的是,在顾丽雯眼中,晓冰老师当“高官”去了,但他再“高”,也会低下一颗心,真心牵拉着如今的六年四班。事实也正是如此,当得知《南通教育研究》准备选取他为“封面人物”,孩子们的“晓冰老师”认真地邀请笔者采访他永远的四班、永远的学生们。
    世事变易,而师生之情常青,这,该是怎样深远的幸福?

                                             六

    如今,陈晓冰正在教师与校长的跷跷板上寻找着平衡。
    事实上,对于他来说,平衡并不难找。在他看来,只要怀着真心和热心,就足以为学校的美好未来奠基。
    笔者的朋友、通师三附教师黄永明,在陈晓冰到通师三附任职之前,就对他充满了期许。此前,在一次会议上的偶遇,陈晓冰给黄永明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陈晓冰到任以后,大家发现,他与人见面招呼时脸上始终露出真诚的笑容,为人热情诚恳、性格率直、嬉笑提醒,这些情绪、情感,往往溢于言表。难怪张熙等老师在家长面前这样评价陈晓冰校长:“我们都是年青人,大家都谈得来,容易沟通。”
    教育,就是沟通。
    陈晓冰到通师三附担任校长以后,倡导“创办普通市民满意的幸福教育”,让学习成为学生的“幸福旅程”,让教育成为教师的“幸福生活”,让学校成为师生的“幸福家园”,推进为每一位学生的终生幸福奠基的工程。
    体育教师黄永明和他的同事们看到,在陈晓冰接手通师三附的半年时间里,学校正“跑步前进”。在此过程中,他始终相信并依靠集体的智慧,通过建立职权对等的管理体制、教师代表大会的监督机制、家长学校的交流渠道等管理框架,让每一位老师和家长真切地感受到自已是三附前进的推动力,而一所更加富有生命力的学校,将指日可待。
    老师们感觉到,陈晓冰是在以心换心。学校出台新规定:50岁以上的老同志每月有半天的体检时间、每位教师每月有一天的机动时间……这些,都写入了学校的“大法”——学校章程。工会上门慰问生病的老师,帮助生活困难的教师及学生,生日蛋糕的祝福……这些,由制度而细节,由细节而成为教师心中美好的情结。
    作为校长,没有什么比推动教师成长更加重要的事了。陈晓冰深刻认识到教学质量的重要性,为此,他和凌旭东等校领导共同制订了崭新的教师专业成长计划——加大教育教学投入,将教育教学、科研成果奖在学校新章程中加以政策倾斜;强化教师外出培训资金投入力度,激励教师专业素养的提升。
    行得春风有夏雨。收获是喜人的。在不长的时间里,宋晓丽老师执教的语文课《音乐之都维也纳》获得了通师三附历史上的第一个全国课堂教学一等奖——第十届全国小学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观摩展示会一等奖,最近,数学老师陆本林也得到南通市教研室推荐,参加全国比赛的角逐;另外,黄永明等一大批教师在省市级课堂教学和论文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的佳绩。
    除了这些,还有更多的新事:这学期,数学兴趣组如期开课,舞蹈兴趣组成功开办,聘请外教进行双语外围试验,语文阅读考级顺利筹划……这一切,都在印证着一句话:“为学生一生的幸福奠基!”
    为学生一生幸福奠基的教师,是不是最幸福的教师?
    陈晓冰用自己的奋斗和奉献,作出了生动的回答。
    今天,他正在用自己的思想和实践,为教师、为学生、为教育事业划上一串幸福的逗号。
    幸福,正在进行时……



阅读:6014
录入:20044

打印
上一篇:生命的炫热与沉静
下一篇:人生有爱,教海无悔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投稿信箱   |  管理入口
访问总数: 今日访问:
Copyright © 2004 - 2008 崇川区教育体育局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崇川区教体局电教中心 0513-85797083      地址:南通市青年中路128号 [苏ICP备11022737号-2]